一千波多野结衣艺术照零一夜第一夜•聖潔人妻•性戲沈淪 [10/11] – 941novel修正版

www.mmm521.com

客廳傳來腳步聲,炎輝像是要靠近廚房的模樣。

「沒……沒事……你去陪學長……這裡沒你的事……」

杏子想趕緊把炎輝趕走。

「喔……」

隨著腳步聲的離去,杏子緊張的心稍為放鬆了下來。

美織的舌頭越來越靈活,舔啜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聲。

「噢……噢……要……」

高潮來的很強烈,要不是杏子緊咬著手指頭,一定會驚動客廳的兩人。

「姐……這樣舒不舒服啊?」

「妹妹我……」

對妹妹的老公偷情,雖然得到默許,但攤開來後杏子還是感到愧疚難堪。

「姐……我說過,這是妳應該享有的快樂……而且這樣一來,我就不會應付
他應付的那麼辛苦了……畢竟……還有姐姐一起替我承擔啊……」

美織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杏子認真的盯著美織的眼睛,看到她說的都是發自
內心的真誠,才稍微寬了心。

空閒下來的四人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杏子和炎輝端莊規矩的正坐,美
織則親密的靠在信雄的肩膀,一手摟著信雄的腰桿。

「你們夫妻倆還真親密,平常都這樣嗎?」

杏子像是隨口問著,但語氣卻有些不一樣。愛上和信雄在一起的情慾滋味,
讓端莊嫻熟的杏子對妹妹的親密動作升起了小女人的嫉妒。

「哪有……我們平常更親密呢,都是這樣……」

美織看出了姐姐那小小的嫉妒,眼神中帶著笑意,刻意的將大腿跨進了信雄
的大腿間,頭靠進了信雄的胸膛。

「呵呵……妹夫真是好福氣,有這麼一個老婆……」

炎輝也說話了,儘管掩飾的很好,但信雄仍捉捕到在美織跨腿的那一瞬間,
炎輝在美織腿上一瞥中的眼神,有著一絲屬於奴隸渴望的慾火。

「只要讓女人愛上你,她自然他也撸大家一起撸才是正的路而然的就會做出一些親密的動作……」

信雄像專家般,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哦?可我和我老公也很相愛,為什麼我就不會做這些動作呢?」

杏子發問時,炎輝伸出溫情的大手握住自己時,心中升起一股內疚。

「那或許是在某些部分「愛」的不夠吧?」

信雄看著杏子的眼神裡有著一些其他的意思。

「例如?」炎輝掉進了信雄的話題問著。

「性……方面。」

「呵呵……這方面我還真不是很懂,妹夫你會這麼說,肯定很有經驗吧?」

「談不上豐富,但有些心得……」

「能指導指導嗎?」

「可以,不過……」

「不過什麼?」

「每個女人性感和高潮的方式都各有不同,我得要親自試過才知道……。」

「對阿……要不然讓我老公對姐姐親身示範一便好了……這樣姐夫就知道差
別在哪裡囉……」

「夠了……!」

杏子看著信雄說話越來越露骨,最後竟然連美織都當著炎輝的面提出要在他
的面前對自己來場「性愛指導」,這讓杏子忍不住阻止了話題。

「我去洗澡……。」

杏子藉故離開,看著杏子的反應,信雄嘴上露出一絲異樣的笑容。

「他怎麼可以在炎輝面說這樣的話,難道他真的想在炎輝面前對我……」

杏子雙手沾上沐浴乳,塗抹著全身。想起剛才信雄那露骨的意圖,杏子發覺
自己並不是真的厭惡和反對,而是有些興奮。

「嗯……」

杏子的手清洗到恥穴,在信雄修刮後,是那麼的美艷性感,觸摸之下發現恥
穴還帶著興奮的濕痕。

「難道我真的希望在炎輝面前被……」

「不……那太荒唐了……」

杏子剛冒起念頭,就立即的否決了。但嘗到激情滋味的杏子,對於新鮮的性
愛有了渴望,儘管否決了念頭,但腦中仍然幻想出這樣的畫面。

「他肯定會在炎輝面前拼命羞辱我,說那些下流話吧。」

蓮蓬頭的熱水沖刷著身體,並且逐漸往下移,熱水沖得掉身上的泡沫,卻沖
不掉湧起的性感,水柱沖拭著膣口,腦中的幻想越來越強烈。

「姐……我進來囉……」

話才說完,美織打開了浴室門,走了進來。

「嘻嘻……看來姐姐還是慾求不滿呢……」

美織看到杏子的模樣,臉上浮現了笑容。

「妳怎麼可以在妳姐夫面前說那些……」

杏子責怪著妹妹的言語失當。

「有什麼關係……」

「妹妹……」

「好啦好啦……不說這個……」

看到杏子嚴厲的表情,美織也不會自討沒趣的繼續這個話題。

「姊……今天……要不要把老公借給妳啊……晚上讓她去妳們房間……」

「……妳現在的模樣很像外面的皮條客……而且……我老公怎麼辦……」

「把他踢下床吧……或讓他睡客廳……」

「亂來……」

「咦……竟然沒有罵我!姐,妳真的想「通」啦……?」

「說什麼呢。」

面對美織的調笑,杏子感覺有些臉紅心跳。

「想通一通那充滿蜘蛛絲的盤絲洞啊……。」

「妳還說……討打!」

「呵……浴室還真熱鬧呢。」

「可不是嗎?人家常說三個女人一台戲,可我看她們姐妹倆就已經足夠。」

兩個在客廳看電視的男人笑著浴室裡頭的熱鬧。

「今天晚上12點到餐桌……,上次給你的襪子我要看成果。」

炎輝想的是美織飯後用簡訊偷傳給他的信息。

「女王陛下今晚……噢……」

炎輝腦中幻想晚上的場景,心中有些期待。

到了晚上的十點多,杏子卻看見丈夫和信雄仍坐在客廳看著節目聊天,美織
也早早就躲進客房,杏子因為有些疲累的打了盹,在兩人的勸說下回房休息。

晚上睡到一半,在意識朦朧間,杏子感覺腳底板癢癢的,慵懶的睜開眼睛。

「你……!」

本來應該在客房的信雄像小狗般跪在自己和丈夫的床上,濕厚的舌頭在腳趾
、腳底板上來回舔著。原本應該睡在一旁的丈夫,卻不見蹤影。

「我老公呢?」杏子壓低了聲音問。

「他睡在客廳……。」

丈夫竟然真的像妹妹說的那樣睡到客廳去了。杏子感覺怪怪的,但又不知道
問題出在哪裡。

「不要這樣……你該去找美織的……」

「她已經熟睡了……我剛弄了一下都沒反應……所以我來找妳了……今天說
要肏妳……我不能食言而肥……」


信雄吻得很仔細,杏子不得不承認,信雄的親吻技巧很好,在他的親吻下,
杏子有了感覺。

「不行……要是他們倆個其中一個進來的話……一切就都完了……」

迷戀上了信雄的技巧,享受到了性愛的快感,杏子現在想到的並不是阻止信
雄的淫褻,而是擔心會被撞見。

「不會的……啾……杏子……告訴我……為什麼妳的腳這麼的白……這麼的
美……啾嘖……光是親吻妳的腳趾,我就快瘋了……」

「貧嘴……」

聽到信雄那挑逗的情話,杏子感覺到高興而羞澀。

「去把門鎖上……。」

如果將門鎖上,那就不會被撞見了。杏子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卻沒想到這樣
的動作其實是掩耳盜鈴。

對於杏子可笑的想法,信雄並沒有說出來,走到門口假裝的扣上鎖頭,心中
想著:妳的老公現在應該也在忙碌著吧!

現在的炎輝像狗一樣全身赤裸的跪在地上,仰望著坐在椅日本的av种子资源站子上的美織。

「這是我上次給妳的襪子吧……不錯,夠腥……夠臭……你花了多久的時間
啊……」

美織手指捏著一隻襪子,那是上次打網球後丟給炎輝的那只,白色的襪子被
一塊塊黃漬弄得變了顏色,充滿了濃濃的腥臭味。

「回女王,我花了一個多禮拜,每天照三餐努力的手淫……才弄成的……」

「恩……,去撿回來吧,你現在是我養的一條公狗,不準用手。」

美織將那隻襪子丟了出去,命令炎輝撿回來。

「是…女王陛下。」

炎輝像狗一樣的爬了過去,低下嘴咬著那只襪子爬回美織身邊。

「你會不會尿尿啊……像狗一樣尿給我看看……」

炎輝像公狗般擡起了一隻腳,努力的讓自己尿出來。

「將你自己的尿液舔乾淨吧…」

炎輝看著自己的尿液,沒有動作。

「啪!狗奴才,叫你舔就舔,愣在那幹什麼。」

美織給了炎輝一巴掌,炎輝在美織的氣勢下,屈服的低下頭將那攤尿液舔乾
淨。

「還有這呢……你骯髒的尿液玷汙了我高貴的腳……得要好好的、仔細的把
它舔乾淨啊……」

看炎輝順從的舔完地上的尿,美織適時的給了炎輝獎賞。炎輝看到美織穿著
黑色網襪的美麗腳掌,興奮的伸出舌頭,努力的在上頭舔舐著。

「噫…………信雄哥……不要只舔腳……其他地方也想要……」

信雄從剛才到現在只捧著杏子的一雙腿親吻著,很溫柔、很仔細,但那一絲
絲細微的酥麻感對於動情的杏子來說,略顯不足。

「喔……那還有哪裡想要呢……?」

「這裡……這裡……這裡……還有這裡……」

杏子指了乳房、腰部、雙唇還有恥穴。

「那些地方叫什麼……不說出來我怎麼知道呢?」

「嗯……學長……杏子的乳房、腰部、背部、嘴唇、還有……恥穴……都要
信雄哥的親吻、愛撫……和玩弄……唔……」

話才說完,杏子立即得到了信雄的熱吻,又濕又長的舌頭竄進杏子的香嘴裡
,享受著口內的甘美。

「嗯……唔……」

「如果妳叫的太大聲,外面可是會聽到的喔……」

信雄吻著杏子敏感的耳垂,在耳邊「好意」的提醒。

杏子雙手緊摟著信雄,男性的氣息讓她沈醉。在這一刻她拋棄了丈夫,忘記
了貞潔,信雄成熟的男人味和吻技征服了她,現在的杏子需要的是雄性的征服,
而不是保守的丈夫。

信雄從耳朵往下吻,來到粉白的脖子。

「如果在這留下吻痕,明早起來妳該怎麼跟老公解釋……?」

「我不知道……不管了……吻我……」

杏子吹氣如蘭的喘息著,想到老公可能的發現,面對姦情可能隨時曝光的氣
氛,杏子感到異樣的興奮。

「嗯…………」

「滋啾……杏子……這裡已經種下一顆草莓囉……」

信雄在杏子粉白的脖頸上留下了鮮紅的唇痕。

或許是偷情的興奮、又或者是剛才舔腳的性感,杏子的乳頭比往常更為堅挺
,信雄伸出舌頭挑弄一下。

「喔……」

杏子忍不住的從喉頭發出的聲音。

「噓……要忍耐……」

「怎麼忍……你這麼壞……這麼變態……」

「妳如果不怕被炎輝發現的話我無所謂……畢竟……我有美織允許呢……」

「唔……嗯……」

壓抑的聲音轉化到了身體,對情慾的性感在信雄的挑逗下從皮膚底下竄出,
杏子性感的咬著手指嬌喘著,淫戶濕濡的程度超過了以往,杏子已經感覺到有淫
水從縫裡流出,順著股溝滑落沾濕了床單。

「怎麼還不往下舔……」

信雄以往都會知心的滿足杏子的渴望,但今天卻將杏子的情慾吊的老高,卻
絲毫不去碰觸淫戶。這種感覺和當日在教堂很相似,同樣的怕被發現,但不同的
是,對象從陌生人換成了最親密的丈夫,也因此偷情的刺激遠遠大過於那天。

「唔…………」

信雄的親吻總算來到了大腿,當他分開杏子的雙腿時,不由得發出讚嘆。

「杏子……妳好像很激動呢……濕的好厲害……像是高潮過一般……」

「別說了……吻我……」

杏子身體扭動著,發出著請求。

「滋啾……」

「噢……唔……」

信雄的嘴唇剛吻上陰核,杏子便發出一聲激情的呻吟,儘管很快便用手捂住
了嘴,但那聲呻吟帶來的刺激直接將杏子推上了高潮。

「看樣子妳真的很激動……體內淫亂的血液因為怕被丈夫發現的刺激而沸騰
著……」

就在杏子高潮的顫抖的巔峰,信雄將舌頭伸了進去。

信雄的舌頭顯得異常的靈活,在收縮的陰道裡四處亂竄,刺激著每一處的敏
感位置,舔啜著每一滴流出來的愛液,

「噢……唔……不行……太刺激了……唔唔嗯……」

信雄的舔啜讓杏子輕易的再次攀上小高潮,強烈的性感讓杏子承受不住,她
用手推著信雄的頭,想要在徹底崩潰前讓舌頭離開恥穴。

「那……先來幫幫我吧……」

信雄脫下了褲子,露出引以自豪的性器。

信雄托住杏子的雙乳,包夾住自己尚未勃起的陰莖,前後上下揉弄起來。

「啊……變大了……好燙……」

杏子看著夾在雙乳間的陰莖在搓揉下,像吹氣球般迅速的勃起。

「來……用嘴巴舔舔它……它會更厲害的……」

「囌……滋……」

杏子看著勃起的陰莖也有些心動,坐起身子張開性感的嘴唇,伸出甘美的香
舌,在馬口上舔了一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